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@      贵阳南明赏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《加代传奇》:加代遭诋毁之后,奋起反击!

你的位置:贵阳南明赏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贵阳南明赏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《加代传奇》:加代遭诋毁之后,奋起反击!

“少说两句,别插手贵阳南明赏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,敢动我,你们就等着瞧,看我待会儿怎么找回场子!”

正聊着天,忽然楼下涌上来三十多人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锹、大刀之类的家伙,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。说实话,这种场面确实挺有范儿,你可以想象一下。

在这雅致的氛围中,一群企业家,一群名流,突然冒出这么一帮社会人,三十多号人,齐刷刷地站在华哥身后,这场面,够震撼吧?有面子吧?

那些名媛们一看,心里暗想:“华哥真是个人物,这要是能攀上他,哪怕做个小跟班也乐意,他有社会地位,有实力,对不对?”

当年的情形就是这样,这也正是大哥风范的一种体现,也是实力的象征,这事儿不丢人,混社会的都有两把刷子,能量不容小觑。

就在这时,电梯门一开,领头的是个姓杨的,叫杨刚,身材魁梧,一米九的大个儿,身后跟着一群兄弟,个个身上都刺着龙虎图案。

他们一出现,气势汹汹,一般的人见了都得懵,就连在场的名媛们也都吓得不轻,心想:“这是怎了,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群江湖人士?”

在场的男女们都在观望,朗文涛听到动静也赶紧出来了,他走上前去问:“克华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克华答道:“我做什么?会长,你就别操心了,听见没?这事儿和你没关系,加代,过来,过来!把他围起来!”

克华这么一喊,代哥也看了一眼,确实,来了三十多号人,他一回头,简洁地命令道:“打电话。”

代哥一回头,说了句“打电话”,江林立刻拿起手机拨了出去:“喂,小毛。”

“二哥。”

“嘿,你知不知道光明区的公明酒店离你那边有多远?”

“挺近的,就在我楼下不远处。”

“那好,赶紧召集人手,快点过来,代哥这边被人围攻了。”

“没问题,我立刻动身,哥,我带家伙过去。”

“别带那玩意儿,今天这场合鱼龙混杂,万一有官方的人在场,不好交代。你带几个兄弟过来,多带点人。”

“明白了二哥,我这就出发,咱们在几楼集合?”

“五楼,就在五楼。”

“好的,二哥,我马上到。”

电话一挂,你可知道湖南帮在光明区的势力有多强?那可是地头蛇,敢跟湖南帮叫板,那不是找死吗?

此刻的陆克华哪能想到代哥的能耐,他根本不知道代哥背后的势力有多大,他还以为代哥只是个小角色,卖手表的而已。

等到那三十多号人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,手里都拿着家伙,杨刚一指代哥,大声命令:“你,给我起来!”

就在这时,陆克华、董奎安,还有朗文涛也赶到了,他们一到场,陆克华就开始审问:“你不是很牛吗?给我跪下,跪下!今天你要是不认错,我就让你血溅当场。”

朗文涛侧身一指,怒气冲冲地喝道:“你们谁敢轻举妄动?难道我年老力衰了吗?这商会是我的,这场宴会也是我一手策划的。加代,站到我背后来,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动你一根汗毛,敢动你,就是对我不敬!陆克华,你这是无视法律吗?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会长吗?听好了,今天若是在晚宴上你敢对加代动手,我立刻将你逐出商会,你信不信?”

“会长,我在广义商会已经有些年头了,你竟然为了一个新人而斥责我?你竟然质疑我?告诉你,会长,这招对我不管用,今天不管是谁说情都无效,他用酒瓶砸了我,这笔账我必须讨回来!”

“加代,你若是个男子汉,就站出来,别像个懦夫一样躲在别人背后!”

代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反驳道:“我躲在谁背后了?我根本没有依靠任何人!”

事实上,当时是老郎头挡在了代哥的前面。代哥一站起身,用力一推,将老郎头推向一旁:“大哥,你先让开。”

“兄弟,不用担心,有我在。”

场外,所有的老板们,还有那些名媛们,都聚集在这里围观,议论纷纷,惊叹于这突如其来的大场面,这是谁也未曾预料到的。

代哥瞟了一眼陆克华,语重心长地说:“咱们俩现在这样,这儿的各位老板,可能对社会和江湖的规则不太熟悉。今天咱们俩要是真要较量一番,那就别挑今天,咱们明天再决一高下,怎么样?这样也不会让会长为难,我虽然年轻,但我懂得分寸,咱们就别给会长添麻烦了。明天的较量,时间地点你来定,我会亲自去找你,不用你费心找我,这样可以吗?”

这番话一出口,现场的男女老少无不对代哥刮目相看,都认为这年轻人虽然年纪轻轻,但说话却有分量,有气魄,有格局。

代哥这番话,无形中赢得了多少人的心,大家都被他的言辞所折服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,说话却如此有力量,不是吗?

而且,这不仅仅是赢得了会长的好感,这叫智慧,对不对?他自己的人马还在赶来的路上,这样一来,既争取了时间,又赢得了人心,一举三得。

朗文涛一看这情况,立刻对加代说:“兄弟,你快过来,站在我后面。”

加代却回答说:“大哥,我没事。华哥,你觉得呢?”

陆克华看了他一眼,态度坚决:“少来这套,我不管你这些,今天我就是要跟你算账,来吧,你过来。会长,我不想伤害你,但如果你非要插手,动起手来可能会伤到你,那我可不负责。”

朗文涛立刻警告他:“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,试试看!”

正聊着天,你就把湖南帮当空气了?毛天友带头,从一楼冲上来,手里提着个自制的巨型开山刀,铜柄的,可能是他自己焊的。

他带了多少人?就上楼的就有六七十,楼下还有,因为楼梯和电梯都小,一下子挤不上来那么多人,湖南帮这一波至少来了一百多号。

这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,他们能不迅速集结吗?一呼百应,人潮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会场的门是双开的,带弹簧,自动来回开合。

毛天友一马当先,一脚踹开了门。

他一进会场,立刻大喝:“敢动我大哥的,我砍了他!”

他这么一吼,身后的兄弟们也齐声呼应:“敢动大哥,砍了他!”

一时间,七八十人的声音汇成一股,这气势,你说吓人不吓人?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陆克华身上,这下子,他们齐刷刷地转向了门口。

毛天友一冲进来,杨刚也看到了,一回头,看到毛天友,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在光明区混,谁不认识湖南帮的老大毛天友?

杨刚立刻满脸堆笑,掏出烟来,双手递上:“毛哥,您怎么来了?”

毛天友提着刀,走上前来: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

“毛哥,我...我...”

话语未落,毛天友便一掌掴在杨刚的脸颊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杨刚捂着脸,连忙求饶:“毛哥,您打得好,我真错了!”

“滚开,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毛天友怒吼道。

杨刚的三十多个同伴,此刻鸦雀无声,杨刚尴尬地挥了挥手:“毛哥,我错了,我现在就离开。”

话音刚落,那群人便如鸟兽散,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。

陆克华目睹了这一幕,顿时感到茫然失措。

他转头看向加代,问道:“加代,你之前说我们明天动手,这话还算数吗?”

加代冷静地回答:“小毛,你们先下楼去,听我的话。”

“哥,这小子太嚣张了,我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,直接把他脑袋砍下来!”小毛愤怒地说。

“下去吧,下去,听我的话。江林,你带他们下去,快点。”

江林立刻响应:“走,下楼去,听从加代的安排!”

小毛临走前还不忘威胁陆克华:“你再敢在这里嚣张试试,哥,我随时在楼下待命,有事就喊我!”

随着一阵纷乱的脚步声,众人都离开了,但他们并没有下楼,而是聚集在会场外的走廊里。

加代镇定自若,轻轻一弹手中的小快乐,立刻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,没有人再敢小看他。他们开始窃窃私语:“这加代是什么来头?”

议论声此起彼伏,都在猜测加代的背景,以及他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。

一位名媛惊叹道:“天哪,他一下子带来了一百多号人,要是我能跟他在一起,那我就死而无憾了!”

众人聚集议论纷纷,郎文涛满脸的不可思议,他惊叹道:“加代才三十出头,竟然有这般深厚的背景。”加代闻言,立刻回应道:“大哥,您放心,我绝不会给您添任何麻烦。”

郎文涛听后,便不再多言。加代随即迈步向前,直面陆克华。面对加代的气势,陆克华显得有些茫然失措。

此刻,陆克华心中不敢有任何杂念。走廊上,加代的兄弟们早已严阵以待,只要加代一声令下,他们便会冲进来,将陆克华砍成废人,甚至五马分尸。陆克华心中不禁暗自思量,究竟会有多少人对他下手?

加代接着说:“华哥,听我说,我今天不会占你便宜。你若心中有什么不满,我们不妨交换个联系方式。”

“你可以明天约我,时间地点你来定,我会亲自去找你。等你决定了,通知我,我会如约而至,如何?今天,我放你一马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我确定,走吧。”

“好,那我走了。”

陆克华转身离开,带着他的三名保镖,匆忙下楼。当他们走到会场门口时,小毛正怒目而视,不肯放行,让陆克华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加代轻轻一挥手:“小毛,让开,让他过去,让他离开。”

就这样,他们为陆克华让出了一条通道。几人进入电梯后,心中的重担终于卸下,陆克华心中暗自庆幸,差点就走不出去了。

陆克华直接上了车,没有多说什么。他确实很富有,开着一辆林肯车,一坐进车里,三名保镖也感到困惑,随即驾车疾驰而去。

陆克华刚一踏下楼梯,代哥便挥手示意:“小毛,你们几个先下去,把东西收拾一下,咱们下楼再说。”

小毛和江林他们迅速地跟着下楼了。代哥心里明白,他不能给在场的各位老板,包括那些企业家们留下一个难以接近的形象。

毕竟,作为江湖中人,如果没人愿意和你打交道,那可就麻烦了,人脉资源就无从谈起,只能尽力去弥补。

随着代哥的挥手,众人纷纷下楼。代哥站定,朗文涛走上前:“老弟,这次的事,我得谢谢你。说真的,你给足了面子。”

“大哥,当着你和大家的面,我得说,我把你当作我的亲哥哥,所以你举办的晚宴,我自然要给予尊重。另外,我也不想在大家面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,对不对?我不允许别人欺负我,同样,我也不愿去欺负别人。今晚,酒已喝,事已谈,文涛大哥,将来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,我先告辞了。”

朗文涛也礼貌地回应:“兄弟,稍等,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,以后好联系。”

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,就这样建立了友谊。至于其他会员,代哥并不怎么放在心上。那些人,说白了,谁给好处就追随谁,谁有钱就巴结谁。但会长不一样,他是个真正的能人,值得尊敬。

代哥的一个小小举动,不仅赢得了会长的友谊,还吸引了几位副会长的目光。他们看到代哥的为人,都争相与他结交:“兄弟,我们交换个电话吧!”

交换了电话,这就足够了。朋友的质量比数量重要,不是吗?

告别之后,代哥走下楼梯,小毛他们问道:“大哥,这里还需要我们吗?”

“不需要了,什么都不需要了。你们回去,该吃就吃,该喝就喝,我请客。上次给你们的一百万,还有剩吗?”

“大哥,还有呢,没用完。”

“那就给大家分了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大哥,如果那小子再来烦你,你告诉我,我让他好看!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走吧。”

代哥一挥手,湖南帮的兄弟们也都离开了。江林和邵伟则跟随着代哥,一起乘坐凯迪拉克返回罗湖。

在回去的路上,代哥沉思着,江林问道:“大哥,你觉得那家伙还会不会再联系我们?会不会再找我们麻烦?”

“应该不会,看他那副怂样,不像是敢再惹事的人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这事儿应该就过去了。”

众人普遍认为陆克华已经被彻底制服,甚至感到恐惧。然而,这种想法未免过于天真。试想一下,如果你手握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财富,你还会害怕吗?你还会屈服吗?显然不会贵阳南明赏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,对不对?